公共藝術歷史源流

公共藝術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史前時代的洞窟壁畫,或象徵生育能量的雕刻,以及上古時代的象徵神權力量的形象,如埃及的金字塔、希臘神廟等,反映在一個社區或權力範圍內的共同信念或信仰象徵,並且為全社區所共同擁有的建造物。 兩次世界大戰的規模前所未見,傷亡難以統計 ,19世紀末以來的現代主義標榜進步科學, 終於製造出戰爭時期毀滅性的原子彈,使科學家與藝術家對人類未來感到絕望,重新嚴正地思考現代主義的正確性,開始在文學/藝術/建築上嘲諷現代主義與人面對現實的無奈,形成後現代主義狂潮。

1950年代晚期,毫無裝飾的冷硬建築物開始放置抽像雕塑,建築師們戲稱為「plot art」反諷現代主義建築以來的冷硬理性。 1959年美國賓州費城的「百分比藝術」方案,可視為國家行政單位以行政法規範公共藝術的濫觴,開啟公共藝術的行政程序與規範。百分比藝術指的是規定公共建設經費的一定比例 (通常為百分之一),須運用在藝術上。「公共場所藝術計畫」協助社區取得資金與專業人才,為公共場所購得或委託製作藝術品。

1980年代,百分比藝術的概念引入台灣,1998年公共藝術設置辦法第九條明訂公共建設需撥出1%經費在公共藝術的設置上,以公部門力量推動美化環境與空間,體現全民對建築,空間,和藝術品味的呈現。 公共藝術產生的過程中,運用藝術家擅長的物質材料與表現手法,對空間環境進行想像,形成以藝術和環境、居民對話的方式,將抽象的藝術概念化為具像的空間藝術,相較於一般民眾對抽象藝術的距離感,公共藝術創造出空間的人文思維,藉由藝術家的創造性手法,民眾置身於公共藝術中,直接完全零距離地感受藝術創意,使公共藝術更親近民眾,成為生活的一部分。

王文志公共藝術創作的三大精神範疇 一、 環境 Environment 藤材編織的堅固彈性,呈現台灣人民的強韌個性。竹材的曲線、穿透、中空、無限擴充等特質,產生巨大量體效果。檜木內部給人鎮定安寧的心靈修復感受。自然材質運用,對照出特殊的亞熱帶文化內涵。 二 、 地景 Landscape 以「群體模式」中巨大量體及集體生活內涵,「互動場域」的時空轉換,及「回歸自然」的大幅度視覺體現經驗中,對聚落生活、土地盤長、體現互動等內容的具體實踐行動。 三、 節慶 Festival 各式「入口」、「廊道」提供人們各式穿梭路徑,與不同時空的自己、他人、群體的偶遇相會。 自然材質激 發嗅覺、聽覺、觸覺、視覺等感官及四肢運用,觀眾享受與自然重逢的喜悅。